资产阶级革命(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区别)

资产阶级革命(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区别)

历史已经为资产阶级和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死亡准备好了条件,历史也早已准备下了彻底埋葬它们的庄严的革命执法者——这就是现代无产阶级

  资产阶级是在封建社会的腹胎中产生出来的。在西欧,从中世纪的农奴中产生了最早的城市自由居民。后来,由于农业生产和手工业生产的发展,剩余的产品逐渐增多,商品交换日益发达,城市自由居民中发生了阶级分化,从他们当中产生了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一方面,商人和高利贷者用贱买贵实、重利世制的方法剥削农民,大发其财,然后自己办起了工场;另一方面,也有一部分手工业作坊扩大生产,展佣更多的工人,生产更多的商品来出卖,这些作坊的作坊主也就脱离了劳动,专以剥削工人为生。这样,就出现了最初的工业资本家。

  当时,资产阶级作为一个新兴的阶级,虽然已经萌芽,但是它要获得充分的发展,还必须具有两个条件,一个是相当大量的财富的集中,使它有能力获得大量的生产资料;一个是对小生产者(主要是农民)的大规模剥夺,使小生产者和生产资料脱离,使它能够获得大量的劳动力。在十五世纪末和十六世纪初的欧洲,就开始了这个所谓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

  在十五世纪,西欧人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和绕行非洲的欧亚航路,使得海外贸易大大发展了。西欧资产阶级以欺骗的不等价的方式,从海外贸易中赚得了高额的利润,而更重要的则是他们对殖民地进行了血腥的掠夺。西欧殖民者的海外贸易,从来是和海盗式的劫夺结合在一起的。他们用极其残酷的暴力征服殖民地,公开抢夺殖民地人民的财富;他们到美洲淘金,开发金矿银;他们在非洲大规模地“猎取”黑人,进行野蛮的人口贩卖。这样,巨额的财富从殖民地流向西欧,成为资产阶级开办工厂、剥削工人的资本。

  除了在海外的掠夺以外,西欧国家的资产阶级,在国内对小生产者也实行了残酷的剥夺。对小生产者的剥夺,一方面使得生产资料大量地集中在资本家的手中,另一方面把农民变成了赤贫的无产者,驱迫他们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成为资产阶级的佣工。

  总之,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就是资产阶级罪恶的发家的过程,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世间,就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封建社会孕育了资本主义,但资本主义一经发展,这个在封建社会内部发展起来的生产力,就不能为封建的生产关系所容纳了,它必然要冲击封建主义的生产关系,直到这种生产关系为适应于新的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即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所代替。

  封建生产关系的一个首要特征是生产资料(主要是土地)为封建领主所占有,农奴被固定在领主的土地上耕作,他们只有部分的人身自由,这就阻碍了资产阶级从劳动力市场上自由雇佣工人;其他如农村的自给自足经济的存在,封建领主的割据状态的存在,以及手工业中行会的限制等等,都阻碍着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发展,阻碍着劳动力和商品市场的扩大。新的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保证资产阶级能够自由雇工、自由贸易、自由地进行剥削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经济制度。显然,封建制度的这一切,都是和新的生产力的要求严重地矛盾着的。

  但是,封建的生产关系是由封建的政治制度来保护的,所以资产阶级要全面地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取代封建的生产关系,并在经济上取得统治地位,就必须推翻封建主义的政治统治,建立资产阶级自己的政治统治。于是资产阶级就提出了反对封建的人身半隶属制度、割据制度和等级制度,主张实行“自由平等”的政治要求。实际上,所谓“自由平等”就是资本主义经济的“等价交换”、“自由贸易”、“自由雇工”等等要求在政治上的反映。他们所谓的“平等”是建立在财产不平等的基础上的;他们所谓的“自由”不过是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工人的“自由”,工人出卖劳动力并受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的“自由”。他们把这种口号冒充为全民性的口号,利用了广大劳动群众对封建剥削压迫的反抗,同封建领主进行斗争。在十六、十七、十八世纪,荷兰、英国、法国、德国等主要西欧国家相继发生了资产阶级革命,建立了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即“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

  伴随着资产阶级的政治革命,出现了产业革命,即工业生产技术的革命。从纺织机器的发明,蒸汽机的采用,到炼铁、炼钢技术的革新,火车与轮船的发明,以至于内燃机电动机的发明和应用,使资本主义的生产进入了机器大工业的时期。这样,现代的大资产阶级就最终地打败了封建阶级,确立了自己政治上经济上的统治地位。

  到了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资本主义进入了帝国主义阶段,即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在自由竞争当中,不断地积聚起越来越大的资本,同时又以“大鱼吃小鱼”或者几个资本家合并企业方式,使得生产越来越集中于少数大企业,这些大企业又联合起来结成垄断组织,垄断资本控制着一个或几个部门大部分的生产,他们利用巨大的财力和生产能力,支配着原料市场和商品销售市场,抬高或压低市场的价格,获取高额的垄断利润。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发财的许多大银行家逐步控制了整个的金融事业,并和垄断工业资本家合而为一,成为财政资本。少数的“财政寡头”,通过垄断组织用排挤、吞并、投资合股等方式,控制了中小资本家的企业,这样,他们既掌握着大银行,又掌握着大工厂,把整个国民经济控制在手里,并且完全控制了国家的政权。垄断资本往往是世界性的组织,他们不仅剥削一国的人民,而且在全世界扩张他们的势力,进行剥削和压迫。他们已经不满足于输出商品来谋取利润,而是输出资本,到别的国家开办工厂,直接剥削那里的劳动者。垄断资本不仅统治着那些已经建立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还瓜分了世界,对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实行最残酷的侵略和奴役。

  以上这些情况,就使得资本主义的各种矛盾空前地尖锐化起来。垄断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早已丧失了任何一点进步性,进入了一个腐朽的、垂死的阶段,也就是所说的帝国主义阶段。垄断资产阶级统治下的帝国主义国家,在经济上由于一方面把劳动人民剥削得十分贫困,一方面垄断企业的生产又大大膨胀,因而更加频繁地发生巨大的经济危机;在政治上则撕下了一切“自由民主”的外衣,实行赤裸裸的法西斯寡头统治;和经济上政治上的腐朽性和反动性相适应,垄断资本主义的文化和道德也走到了绝境。它的特征就是腐化堕落,丧尽廉耻,悲观绝望和极端的精神空虚。垄断资产阶级用这些东西来麻醉自己和麻醉人民,这是这个阶级已经完全丧失生命力的一个表现。

  为了挽救自身危机,帝国主义拼命地加强对全世界人民的剥削和压迫,成了世界上一切反动势力的支持者,是阶级压迫,民族压迫和种族压迫的罪魁祸首。因此,帝国主义是人类进步和世界和平的死敌,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它是决不能逃脱历史的严正惩罚的。

  历史已经为资产阶级和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死亡准备好了条件,历史也早已准备下了彻底埋葬它们的庄严的革命执法者——这就是现代无产阶级。

  资产阶级最后的故事就将由无产阶级画上句话。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440614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b30000.com/16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