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律 结合律 交换律(分配律)

分配之事,实在大矣。

小至个人,大到国家,

分配搞不好,难有积极性,

甚至,还会出更大的问题。

讲一故事吧。

老詹读中学时,在四川省会东县。

那是六十年代初,国家刚经历自然灾害

给学生的粮食定量,一个月28斤,已经算多的了。

然而,正长身体的学生娃儿,整天活蹦乱跳的,

一天还不到一斤,哪里够吃嘛!

开饭时间,8个同学蹲在地上,

眼睁睁看着刚端来一盆热腾腾的米饭。

怎么分配,成了难题!

好在有成功经验在,而且,非常简单。

那就是,当值者,手持一把小竹刀,

将一盆米饭,划一刀,分成两份;

再划一刀,分成四份;

最后划两刀,分为八份。

好了,OK,自己选吧!

当值者,必须最后选!

这样,才能保证分配公平。

这个办法,后经验证,是完全符合经济学原理的!

记得我当值时,

技术不过关,分配不均匀,

等到七位同学将饭挑走,

剩给我的那一块,因为太小,而且下面更小,

站立不稳,倒了下来!

我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好,不说小事,说大事吧。

全民的分配大事,国家自有方针政策。

一说到分配,谁都晓得8个字:

各尽所能,按劳分配

没错,这是最基本的分配政策,适用于第一次分配。

即,当大家都凭自己脑力和体力去挣薪水时。

由于每人主客观条件差异,

仅仅将劳动成果“按劳分配”,难免出现贫富差距,

而且,这个差距还有可能越拉越大。

于是,社会必须进行第二次分配,即税收调节

你挣得太多了,就得拿出一定比例,交给政府,

政府再通过各种手段,直接间接地分配给那些挣得少的人,

以避免贫富差距拉得过大。

然而,即使这样,还有问题。

那些挣得多的人,交完税以后,还是挣得特别多!

时下中国,资产几十亿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的人,

不是十个八个,而是成百上千!

比起那些月收入刚刚过千元的底层民众,

我国的贫富差距,还是非常之大。

怎么办呢?这就有了第三次分配——慈善捐赠

说到第三次分配,有人会问,

慈善捐赠,搞得起来吗?

市场到底有多大呢?

这个市场呀,其实相当大!

从需求看,当今中国,慈善需求相当强烈。

越是贫穷的地方,越是两极分化的地方,越是需要慈善。

我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全国几千万人口,前不久刚刚脱贫。

尤其在农村,在边远山区,穷的人,苦的人,简直数不胜数!

慈善需求,能不大吗?

从供给看,慈善供给,亦有基础。

经过几十年发展,当今中国,

实力雄厚、可以为社会捐赠的企业,实在不少。

而身家数亿数十亿数百亿的个人,也有很多。

他们完全可以为第三次分配提供源源不断的供给。

既然需求十分强烈,供给也很充裕,

为什么中国慈善这块蛋糕做得并不大呢?

比起发达国家,全国慈善捐赠款,还是非常少呢?

老詹以为,一个重要原因是,

缺乏高质量高效率的组织,在需求与供给之间搭桥。

所谓高质量高效率组织,应该有两条标准,

一是动员能力强

能够设计出好项目,让捐赠者动心,

一看就眼睛一亮,有捐赠的冲动。

二是信任程度高。

再好的项目,倘若中间组织信誉度太差,

别人不相信,怕上当,

谁会拿钱出来捐赠呢?

说到这里,再讲两个故事。

一是个人捐赠。

曾经与一位朋友聊天,说起慈善捐赠,

朋友说,说句实话老詹,我并非没有能力搞点慈善捐赠,

捐个十万八万的,甚至再多些,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

其一、捐给谁?

谁是我信得过的组织?

中国慈善总会?红十字会?残疾人协会?社区居委会?

能信得过他们吗?我能找得着他们吗?

们能把我的钱交给最需要的人吗?

其二,图个啥?

搞完捐赠,啥也没有留下,我到底图个啥呢?

假如,捐赠以后,慈善组织赠送我一个像框,

里面有一张捐赠证明,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人,捐赠多少。

最好,再附一份说明书,

我这十万八万,具体是怎么用的,用到哪儿去了?

那么,不但我自己放心,

今后,我的子孙后代不也能够受到教育吗?

想当年,我的爷爷奶奶,如何如何如何……

这不也是一种良好的家风传承么?

二是企业捐赠。

曾与一位企业老板聊起慈善捐赠。

老板说,老詹哪,如今咱们搞现代企业,

除了多创造效益,多给国家纳税,多安置员工外,

还得要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吧?

所以,但凡有点实力的企业,每年都会主动搞一些慈善公益活动,

但是,也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

其一、找谁捐?

哪个组织可以设计出好的项目,让企业既心甘情愿掏钱,

又能取得良好社会效益,让每一分钱都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呢?

其二、啥效果?

企业搞了慈善公益,能够产生多大的正面效应,

让企业的形象由此而提升一层呢?

总不能说我捐了几百万几千万,白白打了水漂吧?

如果能够满足以上两条,那么,

企业出个百万千万的,算得了什么呢?

那完全是物有所值,心甘情愿呀!

讲完两个故事,说明一个问题,

当前,中国第三次分配的短是,

缺少高质量、高效益,能够让民众信任的慈善组织。

时下中国,人们熟知的慈善组织,

无非是中国慈善总会,中国红十字会

其他还有哪些信誉良好,人们真正信得过的组织呢?

恐怕一时很难列出几个来。

说句实话,反正老詹我是不知道的。

只是因为前些日子与陈行甲有过交往,

才知道这位曾经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

如今在深圳成立了一家名叫恒晖的公益组织。

好了,说完三次分配,想起一件事情,

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目前,很多人都在强调要实现共同富裕,保证社会公平

而且,经常讲,反复讲,一再强调!

这个话,当然没错,老詹举双手赞成!

但我以为,

实现共同富裕,保证社会公平,

应该也只能在第二、第三次分配。

离开这个领域而应用到第一次分配

就会走偏方向,早迟要出大问题的!

中央早就明确并且一再强调,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原则是——

效率优先,兼顾公平。

也就是说,效率是摆在第一位的。

倘若人们在从事劳动的第一次分配,即该讲效率之时,你却不讲,

却在那里一味强调社会公平,共同富裕,

那么,很可能会挫伤那些有极大能量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个人和企业的积极性,

好嘛,刚干活你就强调社会公平,共同富裕,

那么,我只有少出点力,少挣点钱呗,

这样,大家不就公平,

不就共同富裕了么?

然而,这样做,有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吗?

蛋糕都不能做大,甚至越做越小,

再公平又有何用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4406143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b30000.com/15501.html